公司动态 / Company News
行业信息 / Industry information

崔静:防汛抗旱信息化实践与探索

作者:admin 丨 发布时间:2018-12-03

       11月17日,减灾专业委员会及《中国防汛抗旱》杂志编委会2018年度全体会议在深圳市隆重召开。慧图科技创始人、首席营销官崔静女士出席并演讲。

慧图科技首席营销官崔静女士


       以下为演讲实录:
       各位领导、专家大家好。非常感谢减灾专委会给了慧图科技这次汇报的机会。今年是改革开放40年,国家防办这个名字也整整有了30年,俗话说“三十功名尘与土”,也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知道有一部分在座的领导和同事要去河东(应急管理部),另一部分还在河西(水利部)。那不管是在河东还是河西,这个河没有变,我们还在一起为防汛减灾在努力。
       我们慧图科技是一家信息化企业,那我就企业这些年的一些实践成果,还有思考跟在座的领导和专家做一下分享。班门弄斧和总结不准确的地方,还请大家海涵。

 

       首先回顾一下这几年慧图科技作为信息化公司经历过什么样的发展阶段。水利信息化的发展期从2003年防汛抗旱指挥系统开始,到2009年启动的山洪灾害非工程措施措施、中小河流治理项目、洪水风险图编制等,这些都是国家集中投资的项目,当然也有少量地方自筹资金建设项目。每次这样的机会都给我们企业带来发展机遇。现在行业里一些规模比较大的公司,包括我们慧图科技都得益于以上投资。


       防汛抗旱指挥系统体系健全,从采集-网络-数据库-业务应用系统基本上全部覆盖了,到目前为止,省级已经全面部署,有的业务系统已经部署到了市级,奠定了全国防汛抗旱信息化建设的基础。


       山洪灾害非工程措施分为四个阶段,最早的规划与批复是2006年,现在已经到了补充与完善阶段,那它的一个特点也是比较明显,它把县级补上了。县级现在无论是基础设施还是软件平台,在山洪灾害县都已经是很齐全了。

 

       山洪灾害还有一个山洪灾害调查评价的项目,我觉得这个项目也非常好。把小流域的家底理清楚了。为什么这样讲呢?最早的山洪灾害预警怎么做呢,是测站预警后发到县里。这个调查评价数据上来之后,我们的预警是什么呢?就是可以做到精准预警,这个信息来了之后,我们就可以知道能将信息发给哪个自然村哪个乡镇,甚至该撤离多少人都会非常清晰。这是这个系统的价值。


       中小河流这块呢,建设了很多站点,包括水文站建设了5000处,雨量站的30000多处,给我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我到很多省都参观过水文站,建的高大上,有院子还有很多设施及软件。

 

       过这几轮投资,我们现在看到的基本上从县、流域/省、市到国家,都有一个完整的体系了,虽然还有不完善的地方。


       从另外一个维度看,防汛信息化的进程,最早从大江大河开始。到了09年,我们的三峡水库建成,大型水库也结束了。接着就实施了中小河流和山洪灾害系统,现在这两个系统建设也接近尾声了。那现在我们做什么呢,我推测的就是两个方向:一是这次机构改革给我们带来的机遇,二是补短板。


       现状是什么样的呢,好的地方我就不说了,说一些共性的不足:

       一是覆盖不足:山洪县覆盖了,但一些平原县还在逐步覆盖中。像小水库、城市防洪这块,基本上还没有成体系有建设性的来投资,来补足这个短板;

       二是纵向分割非常严重,刚才说的那几个系统大家都知道,是不同时期的,也都有自己完整的规划的,但它们相互之间都没有建立相互关系的这样的一些系统;

       三是静态洪水风险图,洪水风险图我觉得做的不错,但是使用率不高,不高的原因我想大家也会在下一步上去想办法去解决;

       四是缺乏动态精准降雨预报,这个就使得我们的预警还是比较迟缓,举个例子,天气预报经常说某个县降雨降多少,其实我们更想知道,某个小流域,某个水库的上游,某个水库的上方会降多少雨,那我们就会知道,这个水库什么时候会到达它的堤顶,再降多少就会垮坝,我们会提前做一些准备工作;

       五是忽略日常实务,那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我们的水雨工情做了很多很多的业务系统,但是我们防办的工作大量还是传真电话,写各种稿子,这种日常工作信息化的投入不够,也没有太多人关注这件事情。忽略日常工作,包括我们的宣传、培训、演练等;

       最后一点是社会化的资源利用不充分,前面专家都有介绍,这里不再阐述。

       导致上述几方面的原因很多:第一:信息技术瓶颈。我觉得比起前几年,这两年信息技术呈爆炸式发展,如云计算、大数据、AI人工智能等等,包括计算机的运算能力、无人机;第二:管理体制限制。过去小水库不是我们防办不想管,它是建管部门管、还是电力企业管,职责分工不清楚,包括城市防汛为什么没有做,因为城市防洪在很多城市应该是城市的建设部门来管,而不是防汛部门来管;第三:认识不到位。这里主要是说防汛的日常工作,到底应不应提高日常工作的效率没有得到重视。


       防汛减灾方面,慧图科技这几年做的项目,从最西边的新疆、北边的内蒙古、黑龙江到南边的广东广西。虽然防灾减灾信息化建设存在上面所说的一些不足,但在我们服务的近20个省中,一些省还是有很多亮点的:


       比如河南省山洪灾害监测预警系统,这个项目的亮点第一是把山洪灾害监测防御系统和防汛抗旱指挥系统进行完全的整合融合,改变了条块分割的现状;第二、河南防办协调的能力确实很强,我们在这里真正实现了数据库的标准规范和数据的共享交换平台,打通了省防和相关业务司局的横向及同18地市、79县的纵向数据共享。现在应该说使用效果很好。


       第二个项目是广西壮族自治区山洪灾害信息管理系统,广西山灾系统也非常有特点,特点在哪里呢?它是由一家单位牵头,多家配合,然后通过统一的规划、统一的标准、统一的建设,保证各级平台形成分工明晰,相互联动,相互支撑的整体。当然在这个项目中,作为省市级平台和总集成商我们也收获很多,怎么去协调组织分属于各公司的资源,达成目标。另外它还有两个特点,全境洪水滚动预报,初步实现精细化预测预警,其次它非常重视服务,跟气象、渔业、电力等单位都能够共享,这是广西的特点。


       第三个项目是湖南省防汛抗旱云平台建设。湖南是防汛大省,体系内人员有三万多人。湖南这边非常重视度汛的日常工作管理,2017年初省委书记提出了预案、培训、演练、检查督查做到全覆盖常态化,日常的宣传、培训、演练、检查、督查等,到底有没有手段全覆盖全到位呢?后面我们就结合这个需求开发了系统,把日常工作管理起来。这是今年三月份省防去湖南怀化防汛检查的过程,包括行走的路线,包括去了哪些地方督查了什么事件都能体现。日常工作过程管理、全员参与,而且能跟年初的目标计划目标去对照,知道到底做没做,达没达成,这些都能通过系统统一管理起来。


       我们参与的云南水利大数据平台也很有特点:一点是它确实是把云南的数据都整合在一起了,第二点是形成一个水利数据的看板,分部门分业务领域都能看到很多实际数据的情况,这个上了中央电视台。


       还有一点,这几年移动端使用的非常好,也非常广。一个就是覆盖使用的人非常多,像今年慧图科技在河南小水库巡查系统就有10万人在使用,第二个是应用非常广,除了防汛抗旱水库之外呢,还有河长、人饮、水利政务等。第三使用人员层次比较高。像北京蔡奇书记就是我们北京防汛APP的用户,据说当时他在北京刚上任时装了200个工作APP,最后只保留了20个,这个就是其中之一。应该说,这几年我们慧图在移动端的开发中做得还不错。


       下面我讲一下防灾减灾信息化方面的思考和探索。

       防汛抗旱减灾现代化发展形势,除了信息技术创新发展,国家信息化战略,行业创新应用之外,我觉得跟防灾减灾行业息息相关的还是10月10日中财委第三次会议,明确提出来要实施自然灾害的监测预警信息化工程,提高预报预警的风险早期识别和预报预警能力,这对于我们这些企业都是很大的机遇,当然也是很大的挑战。

       要做到这些还需要很多的条件,首先人员的认识要提升:一是注重顶层设计和标准建设,业务信息与工作信息并重,不是说只重视水雨工情而不注重我们工作的信息;二是社会参与,信息化的企业,包括BAT大企业,包括公众参与,都非常重要。三是要跟新技术进行融合,像无人机、传感器、遥感卫星、AI等。第四管理要创新,通过信息化的手段,要让我们防灾减灾的工作流程标准化,现在很多流程都不是很标准。



       针对前面提到的不足和有待改善的地方,慧图科技也做了一些思考和研发方面的准备。


      1、打造防灾减灾信息化的新生态,所谓生态就是指你一个人“活”不了,大家一起“活”才能活的好,谁要是差了,这个生态都不会好。那这个生态里都有谁呢?下图左边纵向有省市县乡村,横向气象、水利、应急、资源、能源、电力企业、公众、信息化企业、科研院所等等,都是组成部分。我们至少要做到在政府这个层面上跨管理级向基层延伸,在横向层面上要实现跨部门,实现部门间的共享和跨终端应用。

 

       那最新的一个生态是什么?就是应急部的出现,给我们制造了一个新生态。我看了一下,非常有意思,水利部这边的工作职责都是“编制...编制...承担...承担”;而应急部这边都是“组织协调...组织协调....组织协调”。感觉这个应急部好像是动嘴的,水利部这边是干活的,这是第一个印象。第二个印象是,好像应急部挺虚的,没有什么抓手,它得靠大家,自己干不了。水利部挺实的。这是我的一个简单字面解读。


       2、强化防灾减灾实务信息化,主要是从这几个方面讲的:第一点是讲如何提升基层工作人员的工作效率,帮助他们觉得工作不那么乏味枯燥。第二点是讲如何让责任落实,带动防汛管理标准化。第三点是讲只有丰富数据来源,才能做大数据。现在系统中只有水雨工情的信息,而我们人的数据其实是最多,但完全没有加进来,这是现在的一个现状。那我还是以湖南为例:

      你们看湖南今年的大数据是多少,宣传185次,都在哪里谁做的;演练做了1万4千余处,132万余人。这是省级能看到的数据,进到市级能看到市级的数据,进到县级能看到每个县的情况。检查督查今年去了5千余处,3千多次,8千余人,培训5万余人参加,243次,这是省级层面的数据,那你可以从这个层面再进入到市里面、县里面。非常清楚,那就这一点来说湖南做的非常扎实。


       然后呢,关于防办人员的日常工作之事,我举个例子:统计报表的填报。以前慧图科技做过抗旱统计信息报表的,我也参加过统计报表的培训会,听到统计人员抱怨工作量大,频率高,重复填报,在线填报本地没有数据等等,问题很多。那类似于这样,我们慧图科技也做了一些解决方案。

 

3、推进防灾减灾决策辅助智能化,这个智能化分几块。一个是感知的智能,信息物联网这种把数据传上来;第二个是认知的智能;第三是行动的智能。


日常工作助手

       以前开发的“小慧机器人”是1.0版,现在正在做2.0版,它想实现什么功能呢?就是放在办公室的时候,就能替你值班,如果有问题还可以跟你语音播报,跟你说话提醒你,也会闪烁。然后你还可以通过它跟你的上下游进行视频通话,也可以把它用来投屏显示,可以做一些知识的检索,这是它一个最基本的功能。总之就是可以把它当做我们的“千里眼”和我们的“秘书”。

 

日常工作助手

       其实日常工作还有很多,我们也在梳理。一个就是防汛热线电话的接听和处理、传真文件的处理、防汛文书编制、互联网信息的聚合、防汛信息提取与发布、防汛知识服务等等,这些我们觉得都是非常重要的,也是能提升工作效率的。

 

防汛智能助手

       我们AI这边做了一个叫“慧眼识图”。这是我们在城市积水方面的应用。这个应用我想下一步肯定会有一个比较大的市场。

“慧眼识图-历年抢险积水统计”

 

防汛智能助手

       然后语音识别和交互,我已经说了,我们APP端已经实现了,在海南的会议上我也演示过了,这里时间关系,我就不再演示了。


互联网信息简报

       互联网信息简报我就不展开说了。时间关系,简单说一下,今天万主任提到的风险管理系统还有预案智能化应用系统。

信息主动“找人”

 

防灾减灾风险管理系统

       最主要的,我们要从最初的人找信息,要过渡到信息找人,那信息怎么找人,信息首先得知道你是谁 ,你的角色,你的位置,你的职责来提醒你。


       社会化运行保障方面,包括智能设备供应商、软件开发商、系统集成商、社会化互联网公司,都是社会化一个重要的抓手。


       我们慧图科技的运维管理平台现在部署了570个市县,监控了1300台服务器,41000多个站点。今年有两个省都跟慧图科技购买了服务。

云运维监控平台

 

       那社会化的问题还有一个是,百姓不是你想不想让他参与的问题,而是他已经参与了,你只是怎么把他在自媒体中获得的信息在工作中使用。


       那最后再说一点,在水利和应急之间有两个问题要解决,一个就是对应急部来说,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怎么知道这些信息,如何获取到,这是信息流的问题。那第二个问题就是介入时间的问题,什么时候水利部需要介入,什么时候应急部需要介入。


       那今天由于时间关系,我就讲到这里。如果大家有什么需要慧图科技支持和服务的,欢迎来找我们。谢谢大家。

上一篇;慧图科技成功亮相减灾委2018年度全体会议 下一篇:数据中心建设服务防汛抗旱
86-10-68985858